欢迎来到灭世科技,时时彩一条龙网站建设彩票源码时时彩源码
咨询,就免费赠送域名与服务器,咨询热线:17046212980当前位置: 主页 > 建站知识 > 网络营销 >
联系我们
QQ:2787585858
电话咨询:17046212980
E-mail:2787585858@qq.com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

十四年职场血泪史(下)

作者/整理:灭世科技 来源:互联网 2018-10-07

都说现在的90,95后的员工,不好管。想当年,80后的员工,何尝不是如此?

公司早上9点上班,我一般会提前个10来分钟到,学习学习日语。有一次,被领导看到了,批评我了几句。大概意思是,不要在公司做和工作不相干的事情。可我却非常不爽,跟领导说:明明还没到上班时间,别的同事可以在那东拉西扯,我就怎么不能学习日语。

我和领导在大庭广众之下争论了起来。最后,我气冲冲的把日语书往桌子上一摔。很多同事还以为,接下来我要辞职不干了呢。然而,我并没有,而是忍了下来。

我想,如果时间往前两年,幸许我还真的不干了呢,可见进入社会这段日子,我确实要成熟了一些,但终究还不算太成熟。乃至今天,我顶撞领导的毛病依然没改。

老实说,我的领导也确实有点小题大做,因为当时我一直没有业绩,所以他自然看我不痛快,看我来得早,不在那整理客户,却学日语,自然想上来说几句。结果,我又是个刺头,和他顶了起来。我还记得他的原话:犯了错误,还振振有词。

不过我们领导脾气还真是好,当着那么多人怼他,他也没把我怎么样。如果换了我是他,估计早就当机立断,把当时的我开除了。事实上,日后的我经常这样开除员工。

但是,终于有一天,领导让副总告诉我,我被辞退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并没有什么反应,反正电话营销这份工作,我也是干的够够了。其实在这段时间里,我也经常以见客户的名义,出去面试。不过面试的效果一直都不太好。

许多人被辞退,就直接那么走了。而我被辞退,还非得搞个仪式。记得那是一个下午。那个副总,把3组和4组的人,都叫了过来。临走前,他让我送给每人一句话,然后每人再送我一句话。

十四年职场血泪史(下) 思考 心情感悟 IT职场 经验心得 第1张

有备无患——有史以来最好的工作

被辞退没多久,我又找了份更好的工作。这家公司是我市一个地产集团,当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。但好歹也算是个老企业,所以今天依然还苟延残喘的存活着。

当时我去了一家公司,面试我的是人力总监,一个中年妇女。她对计算机一窍不通,也问不出什么高端的问题。我只记得我当时说了些,关于公司网站的改进意见,我建议公司把网站,做成类似于淘宝那样的网络商城。这样很多人,不用亲自过来,也能够在线购买。

放到10年后的今天,所有的线下商场,都开始这么干了。而我在那个时候提了出来,怎么说也算是有的跨时代的意义了。哈哈,又吹牛了。

人力总监,听完后很满意。她说:其它来应聘的,只是单纯的介绍自己。都没看过我们公司的网站。你们搞计算机的,总要看看别人家的网站,是怎么做的吧,这样才专业嘛。

就这样,我很轻松的通过了初试。

为了能更顺利的通过复试,我回去后,真弄了个和淘宝一模一样的网站。其实倒不是我有多牛。一来,那个时候,淘宝还没有今天那么复杂。二来,网上有开源代码。我只要下载下来,稍微调试,修改一下就可以了。我记得那套开源代码还不大,因为我当时没有U盘,是把文件装在手机里,拿去复试的。那手机的总容量才250M,10年前嘛,能有什么好手机。

复试我的人,是位30来岁的大哥,我管他叫——端哥。他是原信息部的主管,也不知道为啥,他要离职,所以就是让我来顶替他的。整个集团,就他一个人懂技术,所以最后能不能通过,那就得他拍板。

我用电脑搭建了个虚拟服务器,给端哥展示了我做的网站。

端哥让我在线购买看看。我就操作了一下,但结果数据库里没有显示。我当时急得一头汗。不过老天作美,我临时调试了一下数据库连接,居然成功了。要知道,我在学习编程的时候,数据库连接,每次调试总要出点问题,要调试好久。那天,居然一步到位了。于是——我通过了。

腐朽的大公司——混吃等死的同事

不过最后,我还是认识了芳姐。有一次,我去芳姐办公室,给另一个财务大姐,安装财务系统。这时,一个经理来了,芳姐问这位经理:我要的资料准备好没。经理埋怨道:没啊,芳总,这不能怪我,资料在电脑里打不开了。我让小马过来帮我弄,他老也不过来。

我当时就在旁边,听到也是服了。自己工作没做好,就赖到我身上。公司上上下下,好几百人。就算有问题我也得一个一个来啊。总不能你叫我一声,我马上瞬移到你眼前吧。不过泉涌集团大部分管理者都是这个德性,我也见怪不怪了。所以我也没有作声解释什么。

芳姐说:行了,那资料我自己准备吧。那经理看了我一眼,悻悻的离去。

这时财务大姐跟我说:小马,你是不是近视啊。怎么离电脑这么近。我说:是啊,200多度呢。

财务大姐说:近视咋不戴眼镜呢,这么看电脑多累啊。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:戴眼镜就不帅了啊。听到这话,财务大姐和芳姐扑哧一笑。

芳姐道:是啊,我也不喜欢戴眼镜。

“咦?芳姐,你也近视,不过看起来不像啊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“以前近视,后来做了手术,所以现在看的很清楚”

“哦,这样啊。不过我听说准分子手术,是直接切割晶状体,以后老了的话,可能会得后遗症啊。”